【网络文章提问】

作者:范南(福建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研究员、福建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模因作为一种新颖的修辞形式已经蓬勃发展了一段时间。 微信对话中穿插着表情生动的图片,增添了别样的趣味。 传统书信中礼貌的老话是“言如其面”,但现在微信发放的福利是表情包。 由于图像空间的开放,网络世界中的文字社交互动更加活跃。 排比的诗句严肃,各种比喻、比喻令人厌烦。 一张表情图片瞬间传达出多重含义。 在不久的将来,表情符号会形成新的符号系统吗? 表情包生产的快速发展间接证明了人们的喜爱。 和收集邮票、收集火柴花或者收集各种版本的地图一样,表情符号正在成为互联网上的另一种收藏品。 一个人在微信上发布了一张搞笑的表情图片,另一个人回复了一个更搞笑的表情。 双方来来回回,各自展示自己的表情包,力争做到最好。 这个游戏有点类似于成语接龙,用所谓的“打斗图”代替了“争吵”。 有些人甚至觉得没有表情符号的对话很无聊。 现在,人们还想考察的是,这种修辞方式到底蕴藏着多少潜力,涉及哪些文化理念,能否走得更远?

卡通表情包_可爱卡通表情包_卡通表情包简笔画/

微信表情交流。新华社记者 李安 摄

独特的语言风格正在逐渐形成

人们首先认识到表情符号是看图时代的产物。 古人云:“书不能言,言不能言”。 故“圣人立象以表其意”。 诸多事实证明,历史上还存在着另一个古老的看图时代。 然而,当表情符号出现在网络空间中时,相当多的形象与“圣人”所倡导的严肃、庄严、诚实、朴实相去甚远。 从博物馆、画廊、各种型号的相机到二维空间,众多的图像系统正在装点着现代社会的方方面面。 这些图像系统各自具有独特的文化背景。

无论是深藏山林的岩画、士大夫所画的山水花鸟,还是民间艺人的剪纸、年画,各种形象的风格和渊源都有很大差异。 表情符号的创意自古就有,比如中国古戏的脸谱。 Facebook 是剧院里流行的表情符号。 通常,红脸谱代表忠诚和坚定,黑脸谱代表正直和勇敢,白脸谱常被用作奸臣的标志,等等。 油画所描绘的“表情”与清纯丑陋的外表相结合,规范了许多幕后人物的性格类型。 这些人物鱼贯登场,脸谱营造出的面部表情与人物的言谈举止形成了不变的默契。

日常世界充满了混乱,大多数普通人都被各种人情所包围,过着平静的生活。 但古戏却承担了传统的教育功能,即“含褒贬,不分善恶”,激浊扬清。 因此,三尺舞台必须清晰划分善恶的道德阵营,让观众在激烈的戏剧冲突中辨认忠臣与奸臣,思贤、见贤反思。 为了避免混淆个人信息,Facebook就像是预先印好的赞扬和指责的标记。 “相由心生”的理念是舞台上流行的各种表情符号的基本依据。 道德褒贬与脸谱风格的明显呼应,说明古代戏曲善于提炼和夸张人物的性格特征,然后归纳成相对固定的类型。 这些人物代表了一个简单而坚强的世界:是非分明,爱恨分明,犹豫、妥协、矛盾、原谅、理解等暧昧情感成分被尽可能消除。

卡通表情包_可爱卡通表情包_卡通表情包简笔画/

新华社发出的疫情防控表情包

相比之下,网络文化中孵化模因的部分则无法适应如此强烈的气质。 慷慨激昂的声讨、义无反顾的赴死、荡气回肠的悲伤、感人肺腑的告别,古戏所青睐的情节严肃得让人难以抗拒。 如今的表情符号是“软”的符号,更适合这一代人的温暖和包容。 开朗的幽默展现了出色的智商和情商。 徜徉在网络空间中,这一代人逐渐形成了独特的语言风格。 对他们来说,老人的正式语言有点笨拙,比如“无理取闹”、“可以忍受,但也无法忍受”。 大叔的自信显得有些僵硬,比如“生活就是这样吗?” 他们轻松地发了一个表情:可爱!

“可爱”是很多年轻人所吸引的形象风格。 就像一个可爱天真的孩子一样,“可爱”并不是指咄咄逼人,而是撒娇、阿谀奉承、甘于自卑。 “可爱”是这一代很多人认可的语言策略。 当然,“卖萌”大多只是装孩子气。 假装天真,并不意味着天真无知,而是退一步示弱——让一群不苟言笑的“硬汉”先处理好现实的锋芒。

表情包里有“寓意”

很多时候,表情包可以用来处理各种微妙的语境,甚至是小小的尴尬:如果你不想继续在微信上聊天,发个表情包就像是委婉的停顿; 当你遇到一些华而不实的赞美时,再发一个表情包。 这张照片表达了对支持的感谢,以及尊重和谦逊。 其他表情符号通常用作礼貌用语的视觉替代品。 握手、碰拳、咖啡和玫瑰的照片可以让你不用担心措辞,无需多言就能表达诚意。 就像对话中语调或语气的辅助作用一样,表情符号可以为简单的书面表达增添色彩; 更重要的是,表情符号常常作为另一个符号来调整书面表达的比例,创造缓冲,削弱尖锐的气势,不容置疑的果断或仔细分析所产生的严谨性。

因此,表情包覆盖的空间往往是一个相对模糊的情感中间地带:既不生气,也不悲伤,当然也不高兴——往往有一点讽刺和一定的自嘲; 竖起大拇指表示赞扬的表情符号并不是真诚的赞美,但包含了一些礼仪和礼貌的元素; 那些表现出厌恶或轻蔑的眯起的眼睛和卷起的嘴唇并不是严重的指控,而是暗示着一些俏皮的意思。 当然,这一代人也可能会遇到愤怒和暴力的时刻:尖锐、暴力、锋芒毕露、锋芒毕露。 然而,当他们愤怒地投入激烈的争论甚至尖叫时,他们语言中的表情符号却消失得无影无踪。

虽然“姚明脸”、“兵库喜多”、“金策展人”被视为著名的表情包三大原型,但在我看来,表情包的审美资源很大程度上可以追溯到周星驰的嬉皮笑脸。 金庸《鹿鼎记》中的韦小宝可以追溯到二维动画。 周星驰、金庸或者二次元动画不仅陪伴这一代人度过青春期,还赋予他们生动的笑脸。 根据他们的经验,世界从未显得严峻。 无论遇到什么事,先微笑再说话——微笑总是比冷漠或僵化要好。 周星驰之后,无厘头戏谑逐渐成为一种普遍的审美潮流。 显然,很多表情包里的笑脸并不严肃,微笑的表情包里透露出一些虚伪。 “笑得很糟糕”、“装傻”或“有趣”都有不同的含义。 或许可以说,微信对话中所发表的只是表达而非真实感受。 表情符号是与外界对话时采取的文化姿态,而真实的内心隐藏在用另一种语言讲述的故事中。

人类文化的博大精深,表情符号无能为力

表情包如此受欢迎,以至于出现了表情包教学课程。 各种制作软件已经及时推出,过程并不复杂——只要找到一个表情,将其填充到现成的脸框中即可。 据说人脸上的几十块肌肉可以创造出千变万化的表情,而表情包只捕捉到肌肉最紧张的瞬间。 因此,表情符号的首要特征就是夸张。 阳刚之气的冷静已经成为一种过时的老味道,而模因则是将冷静转变为浮夸的漫画。 在现实主义美学中,平静是力量、隐伤、真爱的象征; 相比之下,漫画外表严酷、虚张声势,表情动作过多,似乎已经耗尽了内心的真诚。 有趣的是,网络空间中的模因并不承诺言出必行。 表情符号是小人物的游戏。 他们只是为了好玩。 “夸大事实”才是真正的快乐。 当然,所谓的“小人物”只是虚构的; 事实上,表情包的主角往往是“小动物”。

统计分析表明,人们往往愿意赋予小动物各种有趣的表情。 猫、狗、兔、鸡、鸭都是表情包队伍中的常客。 大熊猫虽然体型巨大,但性格温顺,没有攻击性,很容易与这些小动物相处。 相对而言,那些大型凶猛的动物很难被选择,例如老虎、狮子、鹰、毒蛇或鲨鱼。 这些大动物嚣张跋扈,这种风格的表情只能让人倒吸一口凉气。 没有人敢用圣龙来制作表情包。 小动物的特点就是“可爱”。 没有人会被这个公鸡拖着一把有缺口的菜刀出门的表情符号吓到。 谁也没有想到,强大的敌人来了,这样的假装无非是一种炫耀魅力而已。

“这一代”只是一个象征性的称谓。 事实上,很多老年人并不害怕用微信表情来展现自己童真的内心世界。 尽管如此,这种修辞方法不能扩展到某些具有影响力的文本。 很难想象哪些迷因可以被插入经济状况蓝皮书或识别一个人性格的档案文件中。 哲学著作是封闭的,社会学论文或法律教科书拒绝接触它们。 这时,人们不得不认识到,这种修辞方法仅仅徘徊在文化的边缘,无法与正统思想和学术接触。

文学可以吗? 考虑到表情符号的不断产生,人们可能会放纵想象:未来的网络文学中会出现纯粹由表情符号组成的叙事或抒情文本吗? 对于表情包的制作来说,喜怒哀乐的表情都被纳入了视野。 然而,至少目前,这种修辞方法仍然与文学相距甚远。

可以设计一个简单的实验来证明这一点:从李白、杜甫到今天的许多现代诗人的作品,能否在不同诗句之间为表情符号腾出空间? 如果不愿意毁掉“诗”,这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类似的情况也会出现在小说领域。 鲁迅的《狂人日记》打不开表情包,就连颇有戏仿风格的《阿Q正传》也打不开表情包。 对于各种严肃的话题,模因即使不会造成伤害,也起不了多大作用。

迄今为止,人类文化最深刻的部分仍然在于文字符号,其他符号系统还远远没有资格成为真正的竞争对手。 当“图像阅读时代”成为众所周知的概念时,这个结论是深刻的。

《光明日报》(2020年7月22日第16页)

作者 admin